金戈铁马卫家国 碧血丹心映“翰章” ——记抗日英雄陈翰章

发表时间:2021-04-06 09:20:57  
     浏览次数:

“处处丰碑,英雄回首,无悔人生短亦长。”3月18日,记者来到敦化市翰章乡翰章红军小学看到,教学楼顶“托起明天的太阳”七个红色字格外引人注目;陈翰章将军雕像坐落在操场上;教学楼内墙壁上一块块排列整齐的展板向世人述说着陈翰章抗击日本侵略者,保家卫国的英雄事迹。

11.jpg

陈翰章烈士陵园内,陈翰章将军的雕像和刻有“陈翰章将军永垂不朽”纪念碑矗立于广场中央,高大雄伟,气势磅礴。 张敬源 摄

每周诵读一首红色诗词、研读一本红色书籍、传唱一首红色歌曲;每月观看一部红色影片;每学期宣讲一个红色故事、完成一件红色作品……陈翰章的革命精神在学校里闪闪发光。翰章红军小学还编纂了《抗日民族英雄陈翰章》校本教材,每周一节课,让师生们将陈翰章的英雄事迹铭记于心。

“我在校本课上学习了陈翰章将军的英勇事迹,他那种为了祖国不被帝国主义欺压而不畏牺牲的精神让我很敬佩。通过学习,知道了将军的许多抗战故事。特别是寒葱岭那次战役,他带领部队击毙了270余名敌军,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小红星宣讲员庄宝文在了解陈翰章的故事后,主动报名当选了陈翰章将军像的宣讲员,能经常为客人、同学们讲解将军的事迹,他感到非常自豪。

抗日战争时期,陈翰章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献身革命,转战于白山黑水之间,他治军严明,谋略过人。27岁的陈翰章用年轻的生命,印证了自己的信仰,践行了自己的神圣诺言。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自由,勇抗日寇、战功卓绝的故事在敦化大地永为流传。

投身教育 勇做先锋

陈翰章于1913年6月14日在我省敦化县城西的半截河村(现敦化市翰章乡翰章村)出生,当时这里居住着几十户贫困人家。他与祖父陈宝珠、父亲陈海、母亲宫氏和两个姐姐一家6口人生活在一起。5岁时,陈翰章母亲病逝。岁月的艰辛,生活的磨砺,使陈翰章从小养成勤于思考、刚毅果敢的性格。

22.jpg

2013年6月13日,陈翰章将军“身首合一”,终于魂归故里。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张伟国 摄)

陈翰章9岁那年,入本村私塾读书,他学习刻苦,孜孜不倦,10岁到敦化城南一所私塾读书。12岁时,又转到敦化私立宣化小学读书(现敦化一小学)。不久,他考入敦化县敖东私立中学读书,经常和学校的几位进步教师接触,从中懂得了不少革命道理。敖东中学学生自治会成立时,他被选为负责人之一,并主编校刊《敖中》,逐渐成为该校学生运动的带头人。

1928年,在反对日本侵略者修筑“吉会”铁路的斗争中,他带领同学到城西乡下,在群众大会上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东北强修铁路的险恶用心。

1930年12月,他以全校第一的优异成绩从敖东中学毕业。在毕业典礼大会上,陈翰章登台演讲,他说:“我立志从事教育事业,目的是为了培养优秀人才,改造国家,使她独立富强,但是帝国主义却不叫我们这样做,想把我们变成他们的附属国!同学们,假如我的理想因为被帝国主义侵略而打破的话,我将毫不可惜,为了祖国我一定投笔从戎,用我手中的枪和我的鲜血、生命来赶走敌人。”

33.jpg

敦化市翰章广场 敦化市委宣传部供图

1931年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9月23日,日军入侵敦化。这时的陈翰章正在县立民众教育馆当演讲员,每周举办1至2次演讲会。演讲的内容,一是宣讲国内外大事,二是激励人们团结起来,抗日救国。颇得听众赞赏,很多人都愿意听他的演讲。

有一天,陈翰章把演讲题目“赶走恶狼”四个大字醒目地写在黑板上,被日本特务渡边乙二发现。没一会儿,几个荷枪实弹的日本宪兵来到教育馆的前门,猛烈地砸门。陈翰章敏锐地察觉到日本人是冲自己来的,他迅速翻过后墙,跑回半截河屯躲起来。此后多次有些不明身份的人来屯里打探他的消息,为了躲避日本人的追查,陈翰章不得不东藏西躲。

弃笔从戎 抵抗日寇

1932年,他告别家人,投奔王德林领导的救国军,任救国军司令部秘书。在救国军中的中共党员、前方总指挥部总参议周保中发现他是棵好苗子,便有意识地培养他,对他进行革命教育。10月,救国军中的中共党组织根据他的表现,吸收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3年冬,党组织指示周保中等人撤离救国军,决定陈翰章继续留在救国军总部。不久,他任总部秘书长。

1934年初,救国军前方司令吴义成秘密派他赴北平、天津,一方面了解国民党政府对抗日的态度,一方面以抗日的名义募捐。5月底,他带着募捐到的8000块大洋回到宁安,向周保中汇报了进关的活动情况,并通过绥宁反日同盟军办事处将带回的钱分给各抗日部队。之后,党组织决定让他离开救国军到党领导的宁安工农义务队任政治指导员。

日本侵略者用枪炮征服不了陈翰章,又施展阴谋手段。1935年夏秋时节,在得知陈翰章从小就是孝子,四代单传,成家之后尚未生儿育女后,日本宪兵驻敦化分遣队很快把陈翰章的父亲陈海和妻子邹氏抓来,并以陈家一族性命为要挟,逼着陈海去劝降陈翰章。陈海无奈,在特务跟踪下,带着邹氏一路北上,在宁安斗沟子见到了陈翰章。

面对父亲和妻子,陈翰章于心不忍。但国难当头,他已决意抛家舍业。他向父亲、妻子表达了愧疚,断然拒绝了日寇的劝降,表示宁可家破人亡,也要抗战到底,决不做亡国之奴。他对家人所能做的,仅仅是安慰,他还劝说邹氏择人另嫁。陈海和邹氏回到敦化,连同陈翰章的继母一起,都被关进敦化监狱。邹氏最后被迫改嫁。陈翰章从此断绝了与家人联系,义无反顾地投身抗战。

1934年至1935年,陈翰章所属部队主要战斗在宁安、安图、桦甸、蛟河、额穆、敦化等地,每月至少袭击敌人2至3次,共歼灭日寇1000余人,影响不断扩大。

44.jpg

翰章红军小学学生认真聆听红色故事。 单发 摄

1936年起,陈翰章在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二师(后改为五师),先后任师参谋长、代师长。他率四团、六团与第五军一部在中东路一带活动。3月,在宁安县团山子与伪军战斗,毙敌40余名。5月,在镜泊湖南部与日寇佐藤部队激战,击毙佐藤留次郎以下10余名官兵。同月,又在宁安县烟筒沟袭击伪警察队31人,将其全歼,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28支。此后,又在影壁砬子、碾子沟等地多次伏击日伪军。同年9月,中共道南特委成立,陈翰章当选为特委委员。

1937年初,他当选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党委委员。5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五师师长。不久,率部越过中东铁路,在五虎林一带开展游击活动。袭击碾子沟金矿和小金山金矿,活捉了日本矿长,摧毁了矿山的重要设施。6月,率领第五师四团、六团重新返回宁安地区,并挺进到汪清、珲春、东宁等地,积极开展游击战争。

1938年5月,陈翰章率领100多名战士,利用宁安县陡沟子屯群众到山里拉木柴的大车作掩护,一举攻进陡沟子车站和“集团部落”,缴获了铁路警护队和自卫团的全部枪械。翌日,又在横道河子南边沟口,消灭了跟踪追击的日军“讨伐队”。7月,在中共吉东省委的领导下,率领抗联军第二军第五师与第四军、五军等部开始西征。陈翰章率部西征途经镜泊湖北湖头时,突袭了守卫水电站工地的日本守备队,焚烧了工程事务所,解救了大批中国劳工,致使日本侵略者苦心经营多年的水电站,仅开工半年就遭到了严重的破坏,被迫停工。7月下旬,第五师进入额穆县境,继续向西挺进。由于前进受阻,遂留在额穆、敦化等地开展游击战争,在刘家堡、半截山、二龙山、大川等地多次重创日伪军。敌人对他恨之入骨,重金悬赏缉拿陈翰章。陈翰章毫不动摇,对敌人展开了更加猛烈的战斗。

9月24日,部队得到情报:日军松岛“讨伐队”于翌日从敦化开往大蒲柴河,进行秋季“大讨伐”。他果断地决定截击松岛部队。率领部队来到寒葱岭南坡,把500多名指战员、50挺机枪部署在公路两侧的树林中,伏击线长达四五里路。翌日上午,当敌人的12辆汽车全部进入埋伏圈时,他指挥部队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战斗,全歼日军100余名,少将部队长松岛被击毙。缴获轻、重机枪6挺,小炮1门,长短枪150多支,子弹70余箱,还有一批食品和军用物资。

1939年7月,陈翰章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指挥。

从1936年至1939年之间,他率领所部以镜泊湖为中心,在宁安、穆棱、东宁、汪清、敦化、额穆、安图一带开展游击战争,消灭日寇数千人,使敌人闻风丧胆。

献身使命 捍卫祖国

1940年2月,东北抗日战争到了极其艰苦的关头。陈翰章的队伍只剩下60余人,被迫撤到镜泊湖东南侧一个叫小湾湾沟的深山密林中。由于一个张姓叛徒告密,日军迅速调集1000多人将此处团团围住。“陈翰章投降吧,给你大官做。”日军劝降道。“死也不当亡国奴!”陈翰章用仇恨的子弹回应着敌人,数十具敌人的尸体横在雪地上。敌人未能使陈翰章屈服,也无法活捉他,最后残忍的敌人打出一排子弹,我们的抗日英雄倒在血泊之中,年仅27岁。

从1932年9月至1940年12月,在这8年期间,陈翰章参加并指挥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斗数百次,每次战斗都给敌人造成重大伤亡。在“攻打宁安城”“寒葱岭伏击战”“大沙河战斗”“沙河沿战斗”“袭击镜泊湖水电站”等著名战斗中,每次战斗都歼敌100人至800人。

陈翰章壮烈牺牲后,日寇残暴地割下他的头颅,用铁皮棺材把他的尸身运回敦化半截河屯游街示众,最后,将军的父母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把将军的尸身安葬于半截河村前。而将军的头颅被送往伪满洲国治安部大臣于芷山和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等人传看,然后同杨靖宇将军的头颅一起存放在关东军司令部医务课,当作医学标本保存。

谁知,这一放,便是整整73年。在2013年,国家终于下达了指令,为了让世人铭记抗日英雄的伟大事迹,让这位抗联名将终于魂归故里,落叶归根。

2013年4月10日、11日,敦化市委、市政府赴哈尔滨市迎请陈翰章将军头颅回归故乡,终于完成敦化人民期盼已久的翰章将军“魂归故里、身首合一”的心愿,让陈翰章得以在百年诞辰之际在家乡的土地上安眠。

流芳百世 永垂青史

陈翰章的精神,承载着历史记忆和思想感情,砥砺着理想信仰和使命担当,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是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后人用他们自己的方式纪念陈翰章:

1987年,敦化市为陈翰章将军塑造了青花岗岩质半胸雕像,安放在陈翰章曾经任教的原文庙小学(现敦化市实验小学)。

1998年,翰章乡中学也安放了陈翰章将军白色花岗岩质半胸雕像。

2004年,敦化市在城区南部建成翰章广场,陈翰章将军半身戎装紫铜雕像安放在广场正中。

2012年7月,敦化市委、市政府决定投巨资再次重新扩建陈翰章将军烈士陵园,对敦化南部的翰章广场和翰章乡的陈翰章将军纪念碑、烈士墓地先后开始扩建改造。

陈翰章烈士墓已被确定为吉林省文物保护单位。

记者走进位于敦化市翰章乡的陈翰章烈士陵园,映入眼帘的是陈翰章将军的雕像,刻有“陈翰章将军永垂不朽”九个苍劲大字的纪念碑矗立于广场中央,高大雄伟,气势磅礴。纪念碑高19.13米,烈士墓宽6.14米,寓意陈翰章1913年6月14日出生;四面设有27级踏步台阶,寓意陈翰章的生命停留在27岁。花岗岩雕刻的将军雕像高3米,雕像下面是由树枝和树叶的图案做成的汉白玉永久性花圈。

红色是敦化的“底色”,也是这块红土地的“魂”。如今,陈翰章烈士的革命精神,依然被敦化干群学习与传承,他们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激发蕴藏在人民群众中的创造力,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